星期三, 1月 14, 2009

IT 浪人 駱渭強


Atnext: "駱渭強是香港Adobe的業務發展經理,負責統領旗下所有創意產品,包括最出名的Photoshop 及 InDesign 等三十多種軟件;在他之上,便是長駐台灣的上司。

由於Adobe在香港只有十名員工,駱渭強雖然一人之下,但實際仍要親自跑生意,「香港銷售額,呢幾年都有雙位數字增長,我做佔六成。雖然老闆成日唔香港,但每星期都要睇業績,壓力唔細。」

今年四十二歲的他,至今最長的一份工,僅做了三年多,「Adobe算第二長啦,到而家三年。」他以往頻頻轉工,最短的一份僅做三個月,「我係被Adobe挖角過來,因為之前份工用好多佢軟件,久而久之,變得好熟。」

他似無腳雀仔,無時無刻準備跳槽,會定期更新自己的工作履歷表。訪問途中,還非常大方拿出履歷表讓我們細閱。記者問他現有轉工目標嗎?駱渭強只說最近有獵頭公司找他,但不肯細說,「再講就會影響而家份工。」

他說在Adobe工作很開心,除了人工吸引外,還因為私人時間甚多,好讓他每星期能三晚返劍會及睇 fungfung.net。但遇上公司產品的座談會或見客要晚上舉行,真的撞了練劍時間,他情願將工作改期,或請同事代勞,總之一切以玩為主,「若果撞時間,四次裡三次玩劍,一次返工。」

為了去玩,他試過多次寧願旅行而辭職不幹,一走便是幾個月甚至半年。「幾個月人生只佔好短時間,旅行可以大開眼界,經驗一世講唔完,所以辭工係值得。」他九一年隻身去多國遊歷,其間曾在中東致電家人報平安,偏偏電話訊號不清,還未說身處哪國便斷了線,但他照樣闊佬懶理繼續玩,豈料當時伊拉克入侵鄰國科威特,爆發海灣大戰。他的家人十分擔心,惟有報警求助。
原來他身處沒被戰爭波及的約旦,但戰事令空中交通受阻,他被迫繞路多玩幾天才返香港。「返到香港被入境處扣留,帶我入房猛問點解返到?最後先話我係失蹤人口,要盡快通知家人。」

駱渭強還留有一條辮子,訪問期間,更不時玩弄辮子,真的要命。「我以前長頭髮,但咁樣打扮怕見工冇人請,先將頭髮剪短,但又唔捨得,於是留條辮紀念。」他指Adobe的客,很多都從事設計,不少比他頭髮更長更前衞,所以不會有問題,反過來有機會幫助溝通。

他自小有讀寫障礙問題,因此近年坐唔定,只是後來才知自己有此病。「幾年前我負責設計一個讀寫障礙電腦遊戲,發現障礙的元素我幾乎有齊,好似會混淆字的結構,好難搞清p、q、d、b,又容易串錯英文字,睇兩行文字便想覺。」

讀書成績自然不好,重讀一年中五才僅獲全科合格,只好出來找工作。他做了兩年電影助理,發現只能執頭執尾,人工亦有限,遂跑到英國讀設計文憑課程,「因為呢科少文字多圖畫。」

畢業後他回港不斷轉工及旅行,在科網年代給他誤打誤撞找到熱烘烘的網站工作,人工忽然三級跳,但工作一年多,發現自己料子不夠,未能和電腦技術人員溝通,為了繼續往上爬,儘管被人笑傻仔放棄大好錢景,仍毅然辭職去澳洲攻讀多媒體設計碩士,「碩士要寫論文,對讀寫障礙患者講係十分痛苦,全文雖然僅五千字,我每日寫二十五字,用四個月至完成。」

但傻人有傻福,畢業回港後便科網爆破,有了一技之長,令他可輕易轉工,在理大為高級文憑的多媒體設計課程擔任導師。但幾個月後又固態復萌劈炮,之後試過轉職做曼聯足球雜誌及政府工,總之冇份長久,「我真係唔可以同一間公司做得太耐。」駱渭強笑說。

他未結婚,出身小康之家,是家中孻仔,至今仍與父母同住在灣仔舊區。兩老對他這種玩世不恭的態度也很有意見,常催促他早點成家立室,「但我夠硬淨,所以頂得住。」至於拍拖了十五年的女友,他更認為「無得彈」,從來沒有投訴,「我感情穩定,唔使見咁多,同埋俾空間對方做自己。」記者想見他的女友,他卻藉口推辭。

朋友指他不肯長大,他卻很少理,「我有俾家用,事業穩定,感情穩定。如果唔結婚生仔就係吊兒郎當,咁我無好講!」無樓無車的他,認為旅行及玩劍消費不高,「人玩車用錢仲多過我啦!」

他的理想是不用工作,全職搞劍會,惟亦知道難度極高,「而家經濟唔好,就算辭工去旅行或讀書都好難。」"
發佈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