星期六, 10月 24, 2009

這叫幸福不怕流逝 鄭秀文Sammi Cheng


atnext: "○五年的《長恨歌》,鄭秀文輸得一敗塗地,直接觸發情緒病,令她停工近三年。「我好努力學國語,但觀眾只係一咪彈我講得差,完全抹殺我有努力過。又話我唔夠張曼玉入型入格,咁我係鄭秀文嘛,點可能似張曼玉?」雖然已走過來,但有些事,仍是介意的。

一直以來,很忌諱 depression(抑鬱)這個字,很怕用這個字去形容之前的自己。你們都寫我患了抑鬱症,到底有沒有?我真也不知道。我從來沒看過醫生,也沒有吃過任何藥物,因此不能說自己患過抑鬱症。

朋友問我發生甚麼事,我會說,那是一場心靈災難,我的心靈生了病。那段日子,人很累,愈累愈渴睡,愈渴睡愈累,睡到一個近乎危險的境界。睡醒之後,面對不到世界,不想出街,不想扮靚,對任何事都缺乏興趣。即使你給我一億,我也沒本事賺。

沒想過死,但每朝起來只有絕望的感覺,已經夠死。面對不到世界未算最可怕,最可怕的是,連自己也面對不到。我的樣子,只是比七孔流血好一點。

很多人都說,鄭秀文出事,是因為拍《長恨歌》,這樣說不對。要發生的,始終要發生,只是那時剛巧在拍《長恨歌》而已。如果那時在拍《孤男寡女》,可能杜琪峰就孭了這個鑊。其實在《長恨歌》之前,已經知道自己情緒開始出事,看到問題一步一步逼近,但從來沒有正視,不懂停下來處理。到問題來了,已一發不可收拾。

記得當時跟爸爸說:「爸爸,我好攰,唔想做嘢住。」他說:「唔做咪唔做囉,你又唔係養唔起自己。」老人家,總不成告訴他甚麼心靈災難吧?慶幸在我最低落時,一直有家人陪伴,可以被一種安全的氣氛包圍。個樣肉酸咪肉酸囉,神情呆滯咪呆滯囉,他們沒有甚麼未見過。結了婚的家姐時常回來看我,也經常跟細佬通電話,他們暱稱我做阿 B,暗地裏在說:「睇住阿 B呀,佢好似有啲唔妥。」他們用「有啲唔妥」來形容我。後來跟家姐傾偈,她才說:「原來你當時咁大鑊。」還是家姐說得對:「做人跌吓好,做乜成日俾你咁成功?」

以前的鄭秀文,的確是很成功,你們稱呼我做「天后」,不錯這是一個肯定,但我要做更多的事去維持這個名稱與位置。表面上我好像擁有很多,實際上是迷失在虛榮的世界裏。我把得失看得很重,只懂跟隨別人的價值觀走。天后背後的我心靈空虛,一無所有。

朋友跟我分析,我之前經歷的不是 depression,我只是 exhausted(精疲力盡)。我想,我是介乎兩者之間吧。在我情緒最低落時,自拍了幾張相,那是一個極度絕望樣子。為何要自拍?我想把這個生病過程記錄下來,因為有信心會康復。

我會出福音碟,年底會出書,這些自拍照,都會放進去。這些年來,香港觀眾見過我閉關,見過我鬧情緒,都知道我發生甚麼事。我想用自己的經歷去告訴人,鄭秀文都跌低過,但現在沒事了,希望能夠幫助和鼓勵正面對低潮和迷失的人。

現在做事的座右銘是:人生在世,不要問你能拿走甚麼,要問你能留下甚麼。

天后這個名,今天對我來說只是一個地鐵站名,銅鑼灣隔籬囉!我喜歡大家叫我 Sammi,這就像我一手建立的品牌,不然你叫我阿 Mi都可以,我會覺得更親切。將來老了,你甚至可以叫我做阿婆。

事業依然帶給我滿足感和快樂,像籌備演唱會,我享受汗流浹背那種感覺。應該說,我享受有目標的生命。事業之外,家人和朋友現在同時佔第一位。媽媽最開心,因為我終於肯吃飯飲湯。朋友也說我易相處了。

以前,我真的幾寸,因為從不理人感受。我不會特登藐你,但亦不會掩飾自己的喜怒哀樂,這已經好乞人憎。現在,我說話會考慮別人的感受,說錯了話,也會跟別人道歉。

至於甚麼高不高峰,獎不獎項,真的沒所謂了。你若然頒獎給我,我一定要,為甚麼不呢?這是認同呀,對公司都好。不過今年我無歌上榜,又無幫 TVB拍劇,應該沒有頒獎禮去了。也好,搵衫好頭痛。我是九○年入行的,出年便二十年。甚麼感慨?零感慨。我也以為自己會很感慨,原來不會。

現在比較渴望的,是愛情。我從來不抱獨身主義,如有適合的人選,一定會結婚。教會的姊妹也經常幫我祈禱,希望我快點找到男朋友。都三十七歲了,求個男朋友好正常吧?我的最大問題是,很多人不敢追我。喂,我好 welcome o架, 24小時 welcome呀!

很多人以為要有好多錢才可追鄭秀文,其實我是典型的潮州人,一點不大使。家裏最貴那件衫,是件四萬元的登台衫,相比那些闊太,簡直完全唔掂啦!爸媽也是升斗小市民,媽媽會去街市買餸,我也成日去翠華,不過通常三更半夜去,無乜人見到。

無人追,惟有我追人囉!依家咩年代?無所謂啦。可惜我認識的男士,大多結了婚。我有喜歡的類型,我鍾意單眼皮、外形 cool cool哋的男仔。韓國男仔我覺得幾靚仔,最好不要有酒渦,張智霖那種,太甜美了,會有很多女仔鍾意。其實不應該定甚麼規矩,家陣都無乜得選擇啦,應該乜都試下。年齡細過我的 OK,大我很多的也不介意,矮過我的又得,連黑人我都覺得幾吸引,你睇我幾鬼死無用!

所以嘛,還是喜歡拍愛情片。一來沉重的大片應該不會再找我了;二來,愛情片好呀,可以假公濟私。拍戲等如無條件拍拖,不用負責任,但能享受戀愛的感覺,你話幾着數。

最近搬了出來住,是三十七年來首次。爸爸很贊成,他覺得我這樣大了,應該自己生活。養了隻貓,叫 Mike Mike,現在只有牠和工人陪我。最初很不習慣,現在反而幾享受一個人的寧靜。其實嘛,我大部分衣服仍在舊居,這是回家黐飲黐食的最好藉口。說到尾,我仍是裙腳女一名。
一個人,當然有寂寞的時候,但我不孤單。自從有了信仰之後,內心很平安。 "

FF: "Loves Sammi"
發佈留言